家的意义已经不止于居住,更是一种远离尘嚣的净土,维系居者情感的方舟。对于一个优点明显缺点亦很明显的空间,在功能俱全的基础上,如何突破固有认知,与户主审美意趣匹配,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深刻的课题

家的意义已经不止于居住,更是一种远离尘嚣的净土,维系居者情感的方舟。对于一个优点明显缺点亦很明显的空间,在功能俱全的基础上,如何突破固有认知,与户主审美意趣匹配,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深刻的课题